另版波叔一波中特|免费最准一波中特资料
首頁 > 兩彈一星人物 > 兩彈元勛 > 正文
干驚天動地事、做隱姓埋名人 院士們灑淚憶程開甲

中國科學院院士,“兩彈一星”元勛程開甲遺體告別儀式昨日上午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。程開甲因病于20181117日在北京逝世,享年101歲。

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大禮堂門口,來自社會各界的悼念人士排起了長隊,大家胸前佩戴小白花,表情肅穆。參加完遺體告別儀式后,錢紹鈞院士、呂敏院士、楊裕生院士以及程開甲生前的同事、朋友們向記者講述了各自與程開甲的故事。

“干驚天動地事、做隱姓埋名人”

19188月,程開甲出生于江蘇省吳江縣,1937年他考取浙江大學物理系“公費生”,在這里接受了束星北、王淦昌、陳建功和蘇步青四位教授的訓練。1946年,程開甲獲英國文化委員會獎學金,考入愛丁堡大學,師從有“物理學家中的物理學家”之稱的玻恩教授。1948年,他成為英國皇家化學工業研究所研究員,并獲得愛丁堡大學博士學位。

1950年,程開甲謝絕了玻恩教授的挽留,開啟了科學報國的人生之旅。他先在母校浙江大學任教,后調入南京大學。為適應國家經濟建設的需要,他主動把自己的研究重心由理論轉向理論與應用相結合,并出版了我國第一部《固體物理學》教科書。

1960年,程開甲調入北京,開始從事我國核武器研究,從此,他隱姓埋名,在學術界銷聲匿跡二十多年。兩年后,44歲的程開甲成為我國核試驗技術的總負責人,踏入了號稱“死亡之海”的羅布泊,開始在新疆的核試驗基地工作。他參與主持決策了包括我國第一顆原子彈、氫彈、增強型原子彈、兩彈結合等在內的30多次不同試驗方式的核試驗任務,帶領科技人員建立發展了我國的核爆炸理論,為建立中國特色的核試驗科學體系作出了杰出貢獻。

20余年后,程開甲離開新疆的試驗基地回到北京,轉入國防科技發展戰略研究,201510月,97歲的他光榮退休。

程開甲一生獲獎無數。1999年更被授予“兩彈一星功勛獎章”。2014年,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。2017年,習近平主席親自將“八一勛章”頒授給這位杰出科學家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錢紹鈞:他性子急,有問題連夜解決

他將戈壁灘視為“小橋流水”

昨日,84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實驗原子核物理學家錢紹鈞參加了程開甲遺體告別儀式,“我送送老領導最后一程。”

1966年,錢紹鈞來到新疆的核基地,開始了自己在基地24年多的研究生涯。他告訴記者:“程老是我的領導,他先后擔任了我們研究所的副所長、副司令,我在他的領導下,在研究室做具體工作。”

當年的科研工作者扎根西北茫茫戈壁從事核武器研究,條件十分艱苦。錢紹鈞回憶,程開甲在基地的住房是一個小小的平房,門口有一條所謂的河,實際上是一條溝,平常都沒有水是干的,還栽了幾棵樹,戈壁灘的樹也不容易活,就這樣的條件,程老把這形容成小橋流水,他在生活上跟別人沒什么差別。

錢紹鈞由衷地認為,程開甲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家,他一心撲在工作上,為科研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才智,對生活上沒有要求。“他生活不太會自理,多虧了他的夫人照顧,他的夫人姓高,我們總喊她老高,老高把程老的生活照顧得很好,讓他沒有后顧之憂,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。”

他對科研人員很信任很放手

錢紹鈞坦言,當時搞核試驗的都是“改行”的人,錢紹鈞在被派往西北核基地之前,是核工業部原子能研究所高能物理研究室的助理研究員,以前沒人搞過核試驗,核試驗的測試之前也都沒見過,因此很多技術要重新學。

錢紹鈞認為程老在工作中有兩個比較明顯的特點:“一方面是他對科研人員很信任也很放手。他是一個對自己的意見很堅持,如果你不同意他的意見,他是要著急的,但是只要你說的是對的,他都很支持,因此,我們在研究室的自主權比較大。”錢紹鈞一直都認為科技工作一定要給研究人員充分的自主權,如果管得比較死,那就很難發展。

另一面,程開甲對研究又抓得很緊,錢紹鈞清楚地記得,比如前一天晚上自己跟程老提出一個問題,第二天一早就會被他找過去,“他性子很著急,你提出的問題,他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就回答你了,領導都這樣了,我們能不著急嗎?在他的帶領下,我們大家對工作都是全力以赴。”

中國科學院院士呂敏:我是他的學生也是他的下屬

中國科學院院士、核物理學家呂敏夫婦昨日也前往八寶山革命公墓送別程開甲。呂敏院士今年88歲了,他告訴記者,自己既是程老的學生、又是他的下屬。

“我大學是在浙江大學物理系讀的,是程老的學生,本科畢業后,他去了南京大學我去了科學院,不在一起了,后來要搞核試驗,又把我們調到了一起,直到1986年我因病離開基地。”呂敏回憶,“核試驗剛開始大家都不懂,當時程老是頭兒,我們輔助他、跟他做,我們一步步地做計劃,看看有什么要求,需要什么,再看需要什么儀器,要去哪里找。我們當時找了100多個單位吧,錢三強幫我們聯系,全國都支持,要人給人,要東西給東西。”

呂敏說,在核基地,程開甲讓他管核物理測量方面,“程老就是科學家的作風,他特別用功,人挺好的”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楊裕生:我們是他培養起來的

中國工程院院士、核試驗技術、分析化學專家楊裕生在面對記者采訪時說:“他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科學家,對我們國家的貢獻很大。”

今年87歲的楊裕生在新疆核基地同程開甲一起工作過20年,在程開甲的領導下負責蘑菇云的取樣分析。“他的科學精神、科學方法、科學思維,對我們有很大的教育和影響。核試驗工作能夠取得那么大的成就,和程院士的貢獻完全分不開。我們都是在他的培養之下成長起來的。”

原總裝備部司令部邱學臣:他一輩子專心做一件事

原總裝備部司令部的邱學臣感慨,程院士讓自己感觸最深的是他一輩子就專心致志地干一件事,做科學、做學術很專心。他對研究所的總體建設、實驗室建設和學科建設,完全按照科學院來興建。程院士負責基地核試驗的安全、測試技術研究,后來核試驗成功,技術發展起來,都是在他研究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,研究所出了10個院士,都是在他的指導下,在他的親自帶領下成長出來。而且他一輩子不求任何私利。“程院士是我們國家核武器研制、實驗、發展的功勛人物。在中國包括中科院是屈指可數的,很讓人敬佩。”

國防科委蔣昌明:他為人沒什么架子

在國防科委工作過的蔣昌明今年89歲了,他坐著輪椅來送別程老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和程老在北京同住一個小區,“他為人沒有什么架子,他是領導,我只是干部,平時見了我們也都會互相打招呼。”

核基地工作人員馬占山:我與程老的兩面之緣

在昨日的送別隊伍中,不乏從各地趕來的送別人士。馬占山專程從新疆趕來參加程院士的遺體告別儀式,是因為他與程院士的兩面之緣。

馬占山此前在新疆的核基地做安全保衛方面的工作,第一次見程開甲是在1999年,那時候,馬占山還是一名排長,在基地招待所門口,程開甲看見向他敬禮的馬占山,主動問了他的名字,還鼓勵他“年輕人要好好干,要實現人生價值。”

第二次見面是在2004年,那時候馬占山是參謀,程開甲來到基地,又是在招待所門口,程老認出了他。“他喊我小馬,他說,我上一次見你也是在這里,時隔5年,程老還記得我,我真的很感動。”馬占山說,自己那時候還是負責保障工作,程老問了他好幾個問題,得知他當了干部之后,鼓勵他要加強學習,雖然不是搞科技研究的,但在科研部隊,就要多學習科技知識。“程老對我們年輕人很有耐心,記憶力很好,很親切。如今程老去世了,我一定要來北京送他最后一程。”




關鍵詞:
另版波叔一波中特 斗地主炸金花百人牛牛 河南福彩22选五9135期 模拟投注 利宝网手游交易平台 上海时时开奖记录 龙虎稳赢的公式方法 新江时时彩三星走势 pc蛋蛋大小单双怎么猜 重庆时时走趋图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